专访:上海哈雷爱好者童雷与他设计的复古自行车

时间:2016-11-16 12:36编辑:admin


主人公童雷Magen,1973年出生于中国台湾,后移民加拿大并学习汽车工程设计。2000年回大陆经商,酷爱哈雷文化和改装。虽然已经不是一名设计师,但闲暇时捣鼓一些奇奇怪怪的设计是最大的爱好。

“我的自行车就是为了让你提问而出现的,自娱自乐也好,虚荣心作祟也罢,你问得越多,我越高兴。”

在加拿大学汽车工程设计的时候,有一次老师带我们去看车展,其中有台摩托车上装载了一个飞机发动 机,我和同学们都嘲笑这个设计师一定是个神经 病。这时,老师轻哼了一声,说:“看来你们将来也注定只能是 个平庸的设计师了。”突然,这句话像个警钟一样在我脑子里 鸣响起来,是啊,为什么摩托车就不能装一个飞机发动机呢?

当你学会问“为什么”

我从小出生在一个家教森严的家庭,我父亲是一个室内装潢设计师,经营着一家意大利餐厅,那也是因为我父亲酷爱意 大利文化的缘故。他没事总跑意大利,每天都西装笔体搞得自 己像是要去赴宴一样,他凡事都追求完美,在他的棍棒和教条 主义思想下,却很失败地管教出了我一种叛逆的性格。

台湾是个机车泛滥的地方,所以我从小就喜欢摩托车,在我16岁那年,我偷偷拿着妈妈的身份证去买了一辆摩托车,没 想到借给朋友出去玩的时候,无证驾驶的他被警察逮了个正着,警察顺藤摸瓜找到我家,于是我免不了被父亲一顿暴打, 可我就是爱摩托车,打也打不走。

为了“报复”我父亲,我开始变得越来越叛逆,他说要用红色 我就偏偏喜欢用蓝色,幼稚地为了反对而反对。而车展上老师的那 句话,也许就像我父亲一样,打开了我在设计路上的叛逆神经。为什么摩托车就不能装载一个飞机发动机呢?就像T台时装秀上那 些怪异又暴露的衣服一样,有谁会真的穿着它在大街上走呢?放 弃你的惯性思考吧,只有与众不同才能体现出你自己的精神。

登陆自行车星球

虽然后来我从汽车设计转去读了商科专业,因为我觉得如果以设计谋生,老是想着钱是做不出好设计的,所以我必须先让自己填饱肚子。2000年,我回大陆经商,而这个世界闻名的自行车王国似乎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其实我以前对自行车没什么感觉,可是当我拥有了人生的第一台哈雷,开始自己改装摩托车的时候,我就想,有没有什么 便宜又亲民的途径可以找回我设计师的感觉呢?哈雷光一台 车就要几十万,买完再挂一块12万8的牌照,再花巨资去改…… 这成本实在有点高。于是自行车就这样走进了我的世界。

我先去废品回收站买旧自行车,大约60~70元就可以买一 辆。自行车最重要的就是车架,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三角架,那些传统正三角型的三脚架我绝对不会选,像是有些儿童车、沙滩车,骨架越奇特改出来就越漂亮。

当时我脑子里只有想法,对工艺方面根本不懂,买回来旧 自行车后我画了个草图就开始拆,拆了个七零八落。很多看上去无用的零件就扔了,那些生锈的部 件拿去电镀、喷漆,又买了些好玩的 零件回来,准备拼装起我的第一台自行车。可麻烦的事来了,拆起来看似很方便的自行车,我却怎么也装不回去了,只能带着这些“散件”去修自 行车的店里组装,可是装回去我才发现,我买的这个车架是童车,可是我的踏板长度却是成人车型的……装完的自行车完全不能踩,踏板都拖地了,为此还被车行的人狠狠嘲笑了一番……

虽然它不能骑,可是我对它的造型还是很满意的,于是我 就邀请了朋友来看,说如果喜欢的话就送给他,没想到还是被 无情地拒绝了。

“我从不怕失败,反正成本不高,做出来的东西只要 自己喜欢就够了,哪怕别人说它再丑,它也是 THE ONE AND ONLY。”

我有我的骄傲

摸索之路常艰辛,改装自行车的路上我遇到过很多冷 嘲热讽。那些做铝合金的、木工的、布艺的,一开始我找他 们做东西时,那些难做又赚不了什么钱的活儿都直接被拒 之门外。可我却不甘心,铝合金师傅说不能做的东西我就找 木匠雕,做创意怎么能怕失败?

有一次我装完一辆车,喜滋滋地带它去洗车,洗车店老 板看着我就问: “哟,车不错嘛,哪里买的?”“谢谢,我自己做的。”我开心地回答。“切……”老板 轻蔑地看了我一眼, “吹吧你就,还自 己做的。”我不服气地说道: “真的是 我自己做的!

“自己做?你会做轮胎?你会炼 钢?你会做弹簧吗?”老板继续说, “捷安特都不敢说自己会做自行车, 你还真敢说……”

好吧,这位老板成功地激怒了我, 我立刻回道: “是啊,我是不会做这些东西,可是一个厨师会做菜, 难道他要自己生鱼,自己生锅铲么!”说着,就气呼呼地推着车走 了。现在想来,当时的确有点幼稚和好笑,可这就是我的骄傲。

随着合作越来越多,给我帮忙的铁匠、木匠们的手艺也越来越好,比如那个做窗帘的师傅,以前帮我包一个座椅要很 久,现在活又好速度又快,还能做褶皱、花纹什么的。

现在,我的自行车骑出去比哈雷的回头率还高,也许你骑60分钟有50分钟在回答问题。

“你的车没有挡泥板吗?下雨天怎么办?”

“那你下雨天就不要骑!”

“把手那么高会不会累啊?趴着骑会不会腰酸?”

“你想舒服的话,买普通自行车就好啦!”

有次我骑车出门时,有个人问我,你的摩托车为什么没有 发动机?……这时我觉得自己成功了。

(《极驾客TopDriver》独家授权,转载请与《极驾客TopDriver》联系,文:童雷,编辑:陈铮铮)


三口喇叭得来不易,我特别从美国买回来,一般只能找到双扣的。


整个牌照架都是我在美国或日本旅游的时候逛旧货摊或二手市场发现的,包括牌照螺丝也是采用哈雷的御用改装品。


用更凸显的复刻版后灯衬托整台车的细节。


用特殊材质包覆的碳纤打档杆,让车子的细节更有看点。


细节拉回到50-60年代的美国,奢华加长的凯迪拉克礼车元素并采用144辅的钢丝圈,让车轮视觉更具饱和感。


每台车都用到了机车的元素,这台更是把自己哈雷上的车灯拆了下来装上去的。


采用motorcycle和vespa元素,加上夸张的10对反光镜,让车子更具张力和亮点。


独特的装饰让前轮看上去有如古罗马的战车。

   

分享至: